筆趣閣 > 戰雛 > 第三百三十七章,對決結束(中)

第三百三十七章,對決結束(中)

  朱嘯點點頭,看了看紫楹兒,隨即與藍羽道:“藍羽,我跟紫楹兒有些交情,我相信這件事情她不會拒絕我的!”

  紫楹兒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驚訝的神色,今日要是放虎歸山的話,日后勢必會成為大患,趁著現在藍羽的人遭受到重創的時候,正是將藍羽連根拔起的大好時機。然而,紫楹兒剛剛要開口說話的時候,白原荒卻是搶先說道:“今日這里的事情,但憑閣下吩咐。既然閣下想要讓藍羽這樣離開的話,新家主紫楹兒也是不會有二話的!”

  朱嘯朝著白原荒點點頭,隨后看向一臉不可思議地藍羽,道:“藍羽,你聽到了吧。這位前輩已經答應了我的請求了,我想,現在你可以毫不猶豫地帶著你的人滾了吧!”

  “朱嘯,你……”藍羽知道今日已經是顏面掃地了,他將會徹底失去人心,要不是跟著他的這些人已經是別無選擇了,那他連這些人都會失去,他很想奪回自己的一切,但是他知道這一切都已經離他遠去了,雖然是十分不甘,但現在他也只能盡力保住自己擁有的這些戰力,“朱嘯,我們還會相見的!”

  “放心,就算是你不來找我,我也會來找你的。”朱嘯臉上浮現出一絲邪笑,道,“你的存在,你的這股戰力,稍有不慎就是一個隱患,我豈會讓你一直掌控。”

  “我們走!”藍羽帶領著那部分活下來的人迅速離開了,頭也不回,連家族的一切都沒有看一眼!

  朱嘯的出現逼走了藍羽,這原本是可以清除的一個隱患,紫楹兒始終是有些不理解,但是這個決定乃是白原荒做出來的,紫楹兒也不會去質疑,紫楹兒只是很好奇為何白原荒會這般聽從朱嘯的安排。藍羽離開之后,余下的也就是鳳天帝等幾人了,有著橙海洋這樣的巔峰強者存在,他們也是掀不起任何的波濤了,紫楹兒當即吩咐道:“迅速恢復秩序,繼續接任大典!”

  說著,紫楹兒朝著朱嘯看了一眼,朱嘯微微點點頭,示意紫楹兒做得好。紫楹兒微微頷首,身形一動,飛到了擂臺之上。

  白原荒看了看左右使者屠生滅與葉酣,淡淡地吩咐道:“兩位使者,今日乃是紫楹兒的接任大典,兩位使者需要做很多事情,先去忙吧!”左右使者知道接下來的一些事情并不是他們能夠聽的,當即抱抱拳,也是離開了!

  白原荒朝著朱嘯抱抱拳,道:“閣下,沒想到年紀輕輕居然就成為了深淵之主,看樣子,我么果然是一群老家伙了!”

  白原荒提到深淵之主的時候,大家的目光都是集中到了朱嘯的身上,臉上盡是不可思議的神色。

  “前輩此言差矣,藍羽掀起來的風浪也不過就是小河溝里面的小風浪罷了,但是前輩掀起來的波濤卻是大海之中的怒濤。”朱嘯裂開嘴笑了笑,道,“本是不應該今日現身的,可是諸位前輩實在是太強悍了,任憑你們這樣鬧下去的話,整個大陸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了!”

  朱嘯此話就相當于承認了自己的身份,眾人更是驚訝,白原荒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,隨后淡淡地說道:“深淵自有深淵的行事準則,我也不會去干涉什么。只是,深淵之主,你除了是深淵之主之外,也是家族新家主紫楹兒的朋友,還望深淵之主能夠一同見證紫楹兒的接任大典,這對于紫楹兒來說,恐怕是比這個家族更加重要的東西。”

  白原荒這些人掌控著大陸上最為強大的一些家族戰力,他們每句話均是有著深意,朱嘯很清楚白原荒這句話的意思,當即微微頷首,道:“要是今日的對決能夠解決的話,我自是要參加這個接任大典的,至于深淵的其他人,大尊者德高望重,或許會參與到其中,至于二尊者,他是不會喜歡這樣的場景的。”

  大尊者與二尊者相互對視了一眼,二尊者淡淡地說道:“無妨,今日我也可以一起看看!”

  大尊者則是朝著朱嘯抱抱拳,道:“深淵之主,鳳凰一族牽扯到其中的乃是擁有著鳳凰血脈的鳳天帝,另外一人乃是擁有著鴻鵠血脈的鴻軒,那位年輕的女子乃是擁有著青鳥血脈的青信。鳳凰一族也好、麒麟一族也好,還是今日沒有現身的龍族也罷,在大陸上都有著非同尋常的超然地位,雖然是有些胡鬧,插手別的家族的事情,但是望深淵之主念在他們修煉不易,讓他們離開吧!”

  朱嘯成為了深淵之主,手里這股戰力是讓人十分忌憚的存在,只要是朱嘯開口,任何人都是不敢不給朱嘯面子的,但是朱嘯卻也是朝著橙海洋抱抱拳,道:“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,這位定然就是橙海洋前輩了!當初鳳天帝與橙海洋前輩的恩怨糾葛我也是有所耳聞,要我是橙海洋前輩的話,今日已經將鳳天帝前輩傷了,并且還攔下了,定然要將其永遠留下才行。”

  朱嘯的話可是沒有讓橙海洋高興,橙海洋眉頭微微一皺,淡淡地說道:“一旦爆發大戰的話,三大神獸族的戰力將會是直接影響到大戰的走向。三大神獸族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的,但是這種中立才是最為可怕的,一旦人類修煉者與四大兇獸爆發了大戰,三大神獸族只要是朝著一邊偏向,都將會直接影響到大戰的走向。深淵之主,這些,我想你比本座更加清楚吧!”

  橙海洋的目的十分簡單,現在只要是說服了這個深淵之主出手,那甚至于都不需要橙海洋親自出手,深淵的這股戰力就足以讓鳳天帝幾人撕裂了。但是,朱嘯豈會不知道橙海洋的用意,朱嘯微微搖搖頭,淡淡地笑了笑,道:“橙海洋前輩,難道你真的是老了嗎?當初你尚未完全掌控家族戰力的時候,就可以做出那般的冒險舉動,而現在你在家族之中的地位無人能匹,但你卻是給我一種畏首畏尾的感覺。”

  “你說什么?”朱嘯的話顯然是激怒了橙海洋,橙海洋心念一動,一股強大的元氣朝著朱嘯就碾壓了過去。不過那個強大的元氣威壓還未到達朱嘯三丈的距離,卻是已經被另外一股強橫的元氣抵擋住了。

  “這!”橙海洋的實力已經是登峰造極了,更進一步就可以達到了那恐怖的武神境界了,可是現在他卻是察覺到那股力量的強大,竟然連他都是有些懼怕的感覺,他不得不一驚。

  “二尊者!”朱嘯轉過身朝著二尊者搖搖頭,隨后淡笑著與橙海洋道,“橙海洋前輩,今日就算是逼死了鳳天帝三位前輩也是沒有太大的意義,甚至于還會樹立起來鳳凰一族這樣強大的敵人。確實是能夠讓對方失去三個強悍的存在,然而,說到底這也是十分不明智的舉措。”

  深淵這股戰力的強大已經是超出了橙海洋的想象了,可是要讓橙海洋就此罷手,橙海洋卻也是有些舍不得。就在橙海洋騎虎難下的時候,玄一遠遠地朝著橙海洋抱抱拳,道:“橙海洋前輩,現在藍羽已經退走,接任大典照常進行。既然今日有著鳳凰一族的鳳天帝、鴻鵠一族的鴻軒、青鳥一族的青信,還有著麒麟一族的麒仁都在這里,不妨讓他們都共同見證這接任大典,也算是紫楹兒小姐繼任大典的一份珍貴禮物了。”

  鳳凰一族與麒麟一族都是參加紫楹兒的接任大典的話,這就相當于告知了四大兇獸這兩大神獸族的態度了,這無疑讓鳳凰一族與麒麟一族都沒有辦法繼續中立了。而三大神獸族向來都是同氣連枝的,他們彼此很少會相互爭斗,這兩族都已經是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了,那龍族也會跟著這兩族的。

  朱嘯看了看玄一,玄一當初在萬劫谷出手救過朱嘯一命,朱嘯朝著玄一抱抱拳,道:“橙海洋前輩,要是可以的話,我看就讓幾位都就坐吧!”

  橙海洋冷哼一聲,飛回到了座位上面,鳳天帝看了看玄一,隨后又看了看深淵之主朱嘯,冷冷地道:“年輕的深淵之主,果然是能力超群,不過,本座要是不去的話,你也拿本座一點辦法都沒有!”

  “天階木靈之印!”

  “天階水靈之印!”

  “天階土靈之印!”

  “天階金靈之印!”

  “天階火靈之印!”

  “五靈印疊加!”

  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,五靈印已經疊加到了一起,出現在了鳳天帝的頭頂不過是十數丈的位置,一股狂暴的壓力從五靈印之中傳了出來。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,都不可思議地看向了站在朱嘯身后的二尊者。

  “鳳天帝前輩,深淵的二尊者曾經修煉過所有屬性,能夠施展所有屬性的天階武技。早就已經失傳的五靈印疊加,在二尊者這里并不是什么難事!”
时时彩投资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