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長樂歌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一片冰涼

第四百九十一章 一片冰涼

  臘月日短,還沒關坊門,天就已經黑得差不多了。

  當然,這也是因為臨近過年,出門采買探親的人太多,坊主們不得不悄悄放松了門禁,晚上個把時辰才會關坊門。

  大街上到處都是人。還有玩瘋了的孩子們,在路邊放爆竹、踢毽子,拍著手唱著過年的童謠。

  “二十三,貼窗花;二十四,掃房子。

  二十五,磨豆腐,二十六,燉大肉。

  二十七,趕大集,二十八,把澡洗。

  二十九,請門神,三十晚上過大年……”

  蘇盈袖將螓首靠在陸云肩上,手里耍著七彩火焰的火流星,一臉滿足的聽著童謠。

  陸云倒是很規矩,只是用右手拉著蘇盈袖的左手而已。但今天對他來說,已經是數次突破極限了……

  “今天實在太開心了,這么多年的心愿,終于一朝得償啦!”一直快到了升平坊,蘇盈袖才依依不舍的站直了身子,丟掉手中早已熄滅的火流星。

  “這才哪到哪?上元節才熱鬧呢。”陸云也不知怎么想的,脫口便說道:“到時候吃的玩得是今天的十倍,還會放花燈,玩雜耍呢……”

  “你這是在邀約我么?”蘇盈袖促狹的眨著眼睛,哪怕在夜色中,她的兩眼依然如黑寶石般,亮晶晶的讓人心動。

  “呃……”陸云一愣,他自己一想自己這話,好像還真是這個意思?他本來下意識想要否認,可又硬是忍住了。

  吭哧吭哧憋了好半晌,陸云方面紅脖子粗道:“沒錯……”

  說完他郁悶的閉上眼,心說肯定又要被這妖女給捉弄了。誰知等來等去,卻沒有等來蘇盈袖的笑聲。

  陸云奇怪的睜開眼,卻發現蘇盈袖的目光黯淡了下來。

  他不由心頭一緊,有些慌亂的擺擺手道:“是我孟浪了……”

  “相公終于開口約人家,我心里自然開心壞了。”蘇盈袖卻搖搖頭,仔細端詳著陸云那張英俊的讓人窒息的臉,良久方幽幽道:“但不瞞相公說,今天你帶我玩的那些玩意兒,我一樣都沒玩過……”

  “是嗎?”陸云一愣,他今天帶蘇盈袖嘗試的,都是上至富家官宦、下至尋常百姓,都會買給孩子玩的玩意。再說,蘇盈袖是孫元朗的愛徒,什么玩意兒玩不到?

  “是真的。”蘇盈袖忽然有些傷感道:“我從小在太平城長大,那里不到十月就滴水成冰,人們只想著怎么熬過漫長的冬天,不會花費一絲力氣,在這些沒用的玩意上。”

  “原來這樣……”陸云點點頭,心說,那應該是孫元朗想讓她這個圣女以身作則吧。

  “將來你若是有機會到太平城住一段時間,我想你對太平道的看法,一定會有所改變的。那都是誓死捍衛我華夏衣冠的驕民啊,卻為歷代朝廷所不容,在苦寒之地一代代的受盡了磨難……”

  “所以今天的享樂,對我來說已經是非分了。要是再,再與你上元節狂歡的話,我會無顏面對他們的。”蘇盈袖像是自辯、又像是自憐的對陸云說完。眼中的光彩便一黯道:“不知道,這樣說,你能不能明白?”

  但陸云這樣的世家公子哥,又怎能理解自己的想法呢?蘇盈袖心中自嘲的笑笑,這樣要求陸云,同樣是非分了。

  “我懂……”誰知陸云卻輕輕捂住了蘇盈袖冰涼的小手,仿佛在用面頰和手心幫她取暖一般。“我真的明白,那是種仿佛背叛了別人的罪惡感……”

  聽了陸云的話,蘇盈袖黯淡的眸子剎那間重新亮了起來,轉瞬卻又蒙了層霧氣。她那長長的睫毛上,似乎掛上了晶瑩的水珠……

  陸云剛要開口說話,蘇盈袖卻伸出雙手輕輕捧住了他的臉。

  陸云登時說不出話來了,他的心跳聲仿佛擂鼓一般,自己都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  蘇盈袖輕輕踮起了腳,陸云瞪大眼,看著她的面龐距離自己越來越近,已經近得能感受到她的呼吸了……

  “閉上眼。”蘇盈袖忽然害羞了。

  陸云趕忙閉上了眼。下一刻,他的嘴唇上,便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……

  冰涼的唇印在一起,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感官刺激,陸云的心跳卻仿佛停止了一般。

  好半晌,他才察覺到,唇上早沒了那柔軟香膩的感覺,只剩一片冰涼。

  陸云悵然若失的睜開眼,眼前哪里還有蘇盈袖的影子?

  。

  街角處,早就等在那里的崔寧兒,瞪大了眼睛,看著一步三回頭的蘇盈袖。

  直到陸云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,蘇盈袖才戀戀不舍的回過頭來,便看到了目瞪口呆的崔寧兒。

  蘇盈袖有些心虛的理了理鬢發,問崔寧兒道:“陸家姊姊呢?”

  “早就把她送回家了。發現你和陸公子不見了,她還很擔心,你會不會被她欺負呢。”崔寧兒說著噗嗤笑道:“其實,誰欺負誰還要好好說道說道呢。”

  “貧嘴。”蘇盈袖知道,方才自己情難自禁的樣子,被崔寧兒給看了個正著。往常她素來和這小丫頭肆無忌憚,什么玩笑都敢開。但今天的蘇盈袖,卻只覺得羞澀難耐,便不理崔寧兒,低著頭往坊門走去。

  崔寧兒見圣女真的害羞了,哪還再敢開蘇盈袖的玩笑?忙加快腳步跟上去,小聲換個話題道:“小姐,他怎么答復你的?”

  “我沒跟他說。”蘇盈袖搖搖頭,輕嘆一聲。

  “啊?那你這整整一天,都干什么了?”崔寧兒大吃一驚,急得直跺腳道:“小姐不是說,我們眼前這一關,只有陸公子能幫忙過去嗎?”

  “我想到別的法子了,用不著他了……”蘇盈袖強硬的說一句,眼中卻忽然止不住的淌下淚來。

  “那你哭什么?”崔寧兒被圣女徹底搞糊涂了。

  “誰哭了?”蘇盈袖用衣袖擦凈淚水,終于恢復了平靜道:“他們聯手又如何?本圣女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就是。”

  崔寧兒迷惑的看著大反常態的圣女,咂咂嘴,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  這時,只見不遠處的坊門開始緩緩關閉,兩人趕忙快跑幾步,搶在關門前進去了升平坊。

  坊門關閉后,一個人影從坊墻外陰影中走出來,轉身消失行人幾乎絕跡的大街上。
时时彩投资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