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在異界有座城 > 第兩千六百零四章 上古遺跡

第兩千六百零四章 上古遺跡

  在觀察的過程中,唐震發現城主府里并沒有高級修士存在,甚至連第四戰區的樓城修士都沒有,只有來自低級戰區的修士駐守。

  至于第四戰區的修士,顯然都在遺跡里面,都在獵殺怪物提升實力。

  高處不勝寒,各大戰區的頂級修士們可以說一刻不敢松懈,否則就有被超越的可能。

  畢竟這是場起步點相同的競爭,一切變故都有可能發生,原本默默無名之輩,或許會直接一飛沖天。

  那些各大戰區的頂級高手,同樣很可能陰溝翻船,被意外或無名小卒所淘汰。

  想要走到最后,勢必要有如履薄冰的心態,以及足夠的運氣才可以。

  發現第四戰區的樓城修士在遺跡當中,唐震心里倒是有些想法,只是能否實現,還需要進入遺跡再說。

  偵查完畢之后,唐震返回大胡子家。

  剛剛進屋不久,大胡子就來敲門,同時還帶來一只木頭箱子。

  唐震認得這東西,是武器裝備收納箱,每一名武者的手里都有。

  箱子明顯是新品,涂抹了厚厚的油漆,還散發著一股新鮮木頭的味道。

  按說這種物品的用料,都是越陳越好,那樣才能保證不會因為干燥而扭曲變形。

  但是因為戰爭爆發,訂購武器的人太多,所以商店也開始偷工減料。

  只要武器質量有保證,容器的質量差一些,倒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  “小兄弟你來看,這是我在商店給你買的武器裝備,你瞧瞧是否合適!”

  大胡子說話的時候,已經將箱子打開,露出了里面的鎖子甲,還有長刀護腕等裝備。

  對于一名武者來說,這些都是必備之物,看這些裝備的質量,價格應該也不便宜。

  由此可見大胡子對于此事的重視,哪怕是花費大筆的金錢,也絕對不會有任何猶豫。

  唐震表示感謝,但是并沒有當場穿戴,而是表示稍后再試不遲。

  大胡子也不勉強,叮囑唐震好好休息之后,便關門退了出去。

  第二天一早,大胡子就來敲門,看到了早就起床等待的唐震。

  “小兄弟,咱們馬上吃飯,然后立刻前往遺跡。”

  唐震點了點頭,提起大胡子昨天送來的戰刀,一同前往吃飯的地方。

  大胡子的兒女坐在桌子旁,默不作聲的吃著飯,看到唐震進來之后,同時點頭問好。

  他們打扮的和唐震差不多,里面穿著鏈甲,外面套著短袍,顯得非常干凈利落。

  這樣穿戴的目的,就是追求靈活方便,哪怕是殺不死怪物,也有機會躲閃逃離。

  等到吃完飯后,眾人便帶著物品走上街頭,此時天色依舊有些昏暗,讓人感覺到一絲絲的寒意。

  沿著長街沒走多遠,昨天來過的鐵匠出現,身邊跟隨著一名黑衣蒙面的女子。

  看著女子的身形,正是虎拉的戀人,那名城主的女兒。

  女子看著唐震,或許是得到了虎拉的警告,所以裝作不認識,卻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行禮。

  唐震輕笑點頭,示意不必多禮。

  六人會合之后,不再耽誤時間,立刻朝著城外走去。

  遺跡距離沐風城有段距離,必須要通過水路行進,他們此時就是前往城外的碼頭。

  越是靠近城門口,路上的行人就越多,等到了城門口之后,已經變得人聲鼎沸。

  無論是城中的商販居民,還是修士武者,這會兒都在城門口處聚集。

  穿過人流之后,順著城墻下的道路走出一段距離,眾人又拐入附近的森林當中。

  走在這條路上的行人,全都是前往遺跡的隊伍,實力參差不齊,還有很多的普通人在這里。

  他們在前往遺跡之后,有幸運兒會成為修士,但是有一多半的倒霉蛋會一去不返。

  可即便是如此,卻依舊有無數人排號等待,哭求這種“送死”的名額。

  在行進的過程中,認識的人相互打著招呼,交流著戰斗經驗。

  因為彼此同屬一個陣營,沒有什么利益紛爭,所以相處的倒也十分融洽。

  走了兩公里左右,道路前方豁然開朗,一條大河出現在眼前,同時還有一座簡陋卻龐大的碼頭。

  碼頭上停泊著一艘用圓木拼湊成的超大木筏,修士們正排隊走上去,等待著人滿之后開船。

  若是仔細觀察這木筏的前方,就會發現在平緩的河水下面,潛伏著一條條體長足有六七米長的漆黑身影。

  這些黑影都是河道中的怪物,被樓城修士抓住馴服之后,用來充當拖拽木筏的動力。

  有樓城修士負責駕馭驅使,所以不需要擔心會有任何危險,否則一旦翻船的話,數百人都將成為怪物的美餐。

  常做木筏者都習以為常,倒是那些新人面色緊張,也不知道是害怕這湍急的河水,還是害怕拉動木筏的怪物。

  沒過多長時間,木筏上便已經站滿了人,然后就見樓城修士拿出骨笛,輕輕的吹出了幾個音節。

  木筏開始緩緩移動,很快就離開了碼頭,在寬闊的河面中快速行進。

  “接下來會加速,所有人把住扶手,免得被甩入河水當中。”

  不需要負責操控的樓城修士提醒,有經驗的修士便紛紛提醒新人,避免發生不必要的意外。

  眾人紛紛握住木筏上的橫桿,隨后就見兩岸的景物飛速后退,河水被木筏劈出一道白浪,滾滾波濤蕩漾開來。

  第一次體會這種交通工具的新人,感覺陣陣頭暈目眩,有很多干脆閉上眼睛,雙腿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。

  同樣有修士大聲交談,似乎很享受這種乘風破浪的感覺,時不時的還發出一聲長嘯。

  在河道中急速行駛的將近半個小時,一座充滿了滄桑氣息的巨型大壩,陡然間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
  這道大壩將河道直接攔住,同時建造了九條通道,讓河水可以從通道中經過。

  在大壩的墻壁上面,布滿了詭異而神秘的紋飾和文字,因為年代太過久遠,早就已經變得破損不堪。

 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,就會發現在巨型水壩上面,還有很多的專門用于射擊的孔洞存在。

  種種的痕跡表明,這是純粹的軍用建筑,絕對不是為了攔截河流而存在。

  新人都被這一幕景象所震驚,至于隊伍中的那些老手,開始講述關于水壩的禁忌和注意事項。

  “你們看這九條通道,雖然外表看起來一模一樣,可實際上內部卻完全不一樣。

  而且九條通道當中,只有一條通道可以正常通行,并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變換。

  如果搞不清楚哪條通道安全,貿然進入其中的話,就會死無葬身之地!”

  聽說通道如此兇險,新人們大吃一驚,一連串的問題不斷冒出。

  比如問遺跡為何突然出現,是何人所建造,里面到底都有什么東西?

  得知遺跡的歷史足有數千年,新人們變得越發震驚,搞不懂這么長的時間過去,為何那些機關依舊還能正常運轉?

  很多問題都是謎,真正知曉者寥寥無幾,絕大多數人只知道一件事情,遺跡是數千年前一個滅亡種族所建立。

  整座木筏上面,唯有唐震知道這巨型水壩的真正來歷,明白它就是制造巨神兵的種族所建造。

  在這個世界上,能夠解讀滅亡種族文字的人寥寥無幾,唐震就是其中一個。
时时彩投资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