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> 第3488章 輾殺
  “徒弟見過師傅。”

  “徒兒見過師傅。”

  血屠跟無情首先飛了過去,來到葉雄身邊,激動地敬師禮。

  “主人,你回來了,想死樂兒了。”安樂兒沖了出去,激動地說道。

  “喂喂,那是我表姐夫,我表姐在這里,你想干什么?”唐寧見安樂兒沖了過去,連忙上前攔住她。

  “江南王,是江南王,他居然下界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不是說界與界之間有法則嗎,他怎么能下界的?”

  “你傻啊,沒看見那是他的化身嗎?”

  “天啊,江南王修成化身了?”

  無數驚嘆的聲音,就像溫疫一樣,傳遍四周,驚呼聲就像沸騰的開水一樣炸開了。

  在周圍修士的心里,江南王不但代表著實力,更代表的是一種精神象征。

  “好徒弟,沒給我丟臉,你們先下去,我慢慢跟你們聊。”

  “唐寧,樂兒,你們也下去,我先找這個不知死活的家伙算算賬,慢慢再跟你們聚。”

  葉雄說完,目光落向鶴發老者,喝道:“你是誰,哪個勢力的?”

  鶴發老者狐疑地看著葉雄,覺得他的臉非常熟悉,但是一時之間又不敢確定。

  “你又是誰?”他問。

  “葉雄。”

  簡單兩個字,就像炸彈一樣,在鶴發老者心底轟炸起來,讓他雙腳一軟,差點沒站穩。

  天啊,葉雄,他就是葉雄?

  他就是那個仙界之中,被稱之為萬年一遇的絕世天才。

  他就是那個,把魔仙王左右臂魔淵跟魔樓都干掉的葉雄。

  鶴發老者此刻瑟瑟發抖,都忘記了反應。

  “問你呢,沒聽到嗎?”葉雄崩著臉,喝道:“哪個勢力的?大秦帝國,滄瀾帝國,百花仙域,還是天空之城?”

  鶴發老者突然轉身,狠狠一巴掌,直接甩在獨孤傲天的臉上。

  獨孤傲天直接被打蒙了,捂住自己的臉,哭喪著道:“師傅,你打我干什么?”

  “我不但要打你,我還想殺了你,你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嗎?”

  “他可是葉雄……你師傅在他眼里,連個屁都不是,我被你這個混小子害慘了。”

  啪啪啪啪!

  連續不停的巴掌聲拍在獨孤傲天的腦袋上,那響亮的聲音,不但把獨孤傲天打蒙了,也讓周圍的人看蒙了。

  他們看看葉雄,又看看鶴發老者,終于明白一個道理:在仙界,鶴發老者根本就不是江南王的對手。

  “你以為用這種苦肉計,我就會放過你了嗎?”葉雄雙手環胸,冷冷道。

  鶴發老者轉身,撲通一下,直接跪在葉雄面前。

  “前輩,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江南城的主人,不知道這該死的徒弟得罪的是你,如果早知道,給我一萬個膽子,我也不敢惹你啊!”

  一個頭發斑白,外貌六七十歲的老者喊葉雄前輩,這一幕非常怪異,但是全場的人,已經完全忽略了這些,全都被葉雄的給震撼到了,哪里還顧得上這些。

  “師傅,你會不會弄錯了,江南王才飛升幾十年,怎么可能會有化身,你不是說在仙魔界,只有非常強大的修士才會化身嗎?”獨孤傲天忍不住說道。

  “你懂個屁,他是正常人嗎,現在整個仙魔界,他已經是第二高手了?”鶴發老者說完,才覺得自己說錯了,連忙向葉雄道歉:“對不起前輩,我不是說你不是人,我說你是神,對,是神……”

  整個仙魔界,第二高手,這是怎樣的高度?

  周圍的人,目光望著葉雄,眼珠子都快掉了一地。

  “天啊,表姐夫什么時候這么牛逼了?”唐寧緊緊握著粉拳,激動得胸口一顫一顫的。

  “主人,你真是太厲害了,我愛死你了。”安樂兒喃喃道。

  楊心怡看著面前那道熟悉的人影,咧嘴笑了,眼睛甚至有些濕潤。

  自己的丈夫,強大到如此地步,作為妻子,她能不高興嗎?

  “我早就知道你是最棒的,但是我沒想到的是這么快。”這才飛升多久啊!

  其他人,目光全都望著葉雄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“你是那個勢力的?”葉雄盯著鶴發老者,繼續問。

  鶴發老者低著頭,硬著頭皮回道:“老夫是百花仙域,仙王的手下,掌管百合星。”

  “既然你是百花星域的,現在仙界被魔族入侵,你本應該把心思用在抗魔上,現在卻用化身下界,縱容徒弟作惡多端,你可知罪?”葉雄怒喝。

  “葉前輩教訓得是。”鶴發老者連連點頭,就像孫子一樣。

  “既然你是百里圖的手下,百里圖跟我關系匪淺,我今天就饒你一命,下不為例,下次再膽敢下界亂來,我要了你的狗命。”

  “多謝前輩不殺之恩。”

  鶴發老者本能地擦了下額頭的汗,一擦之下,才發現自己是化身,根本就沒有汗。

  “前輩,沒事的話,那我先走了。”鶴發老者試探地問。

  “滾。”葉雄揮了揮手。

  鶴發老者如蒙大赫,一溜煙逃了。

  “師傅,你別丟下徒兒,師傅。”

  獨孤傲天不斷地大叫,可惜對方頭也沒回,從空間裂縫里面,逃得無影無蹤。

  獨孤傲天目光落到葉雄身上,眼神之中,全都是恐懼的目光。

  以前,他經常聽到江南王的傳聞,但是從來沒有把他放在心上,因為他覺得對方再厲害,也是飛升的人了,這一界以后作主的只會是自己,現在他才發現,自己大錯特錯了。

  “前輩,晚輩有眼無珠,還請前輩放過一馬。”獨孤傲天請求。

  “我這個人做事情最民主,從來不枉殺一個好人,也不放過一個壞人。”葉雄目光掃過周圍的修士一眼:“別說我不給機會你們,只要在場的修士,有三分之一的人,覺得你們五人組不該殺,我就放過你們。”

  此刻一出,五人組剩下的四人,全都臉色大變。

  這些年,他們做過的惡事,殺過的人,數也數不清。

  別說三分之一,哪怕是五十分之一,百分之一,都不一定有。

  場下的人,見葉雄這么做,頓時連連喝彩,為葉雄的做法稱贊。

  “咱們開始表決,贊成他活著的人,請舉手。”

  葉雄大手一伸,一只金手大手虛影,疾抓出去,瞬間就將五人組之中的血女抓住。

  血女半步元嬰修為,但是在葉雄的大爪虛影之下,半點反抗能力都沒有,被生生推擒住。

  周圍的人,稀稀落落,有些人舉手,但見沒有人舉手,馬上又縮了回去。

  最后,居然沒有一個舉手。
时时彩投资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