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神農小醫仙 > 第三千三百八十二章 嚇死人

第三千三百八十二章 嚇死人

  常叔此時額頭全是汗,整個人嚇到不能自已。

  他尷尬的看了一眼梁飛,委屈的說道:“梁總,拜托你了,求求你了,快點把我給放了吧,我也不知怎的,方才進來后,手無故被別人捆住,快點幫我松開,我想走,我想走。”

  常叔雖說已經一把年紀了,之前又是做的跑船生意,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,自然不會害怕,只是,在這個又黑又暗的房間內,沒有任何人,可是自已手被捆住,而梁飛此時一直說他身后有狗,他聽到后,還是會害怕。

  梁飛卻一臉淡定看向常叔。

  “不好意思常叔,我也害怕你身后的一群狗,它們個個張大嘴巴,全身是血,好嚇人。”

  梁飛說完后,頭也不回的跑掉了。

  此時,地下傳來常叔撕心裂肺的哭聲。

  梁飛上去后,帶著小南瓜進入車內。

  勁寶一直小心照顧著小南瓜。

  小南瓜看到梁飛后,委屈的哭了起來。

  “主人,我在這里呆了三天時間,真的好怕。”

  幾日不見,小南瓜著實清瘦了不少,臉色看上去很難看。

  梁飛先為小南瓜把了一下脈,好在它一切安好,沒有任何的問題,只是這幾天受了點驚嚇而已。

  他低頭一看小南瓜的肚子,它腹中的孩子一切安好,同樣沒有任何的問題。

  梁飛看到這里,心里一直緊繃的那根玄終于松了下來。

  “小南瓜,你說一下,究竟發生了何事?那天你為何要跑掉?”

  梁飛緊緊抱住小南瓜,細心的詢問著。

  小南瓜委屈的說道:“主人,你有所不知,那一日,我內急,我找了您三次,可是您一直在忙,沒有理會我,我也是實在沒有法子,只好自已出去,出去后,我在外面玩了一會,后來被那個老頭關在車內,再后來,我也不知怎的,就被送入這里。”

  小南瓜一邊說著,一邊哭著,尤其是方才,它是真的嚇壞了,只見常叔拿著一把尖刀對準她,若不是勁寶及進出手,此時它早就死在刀下了。

  勁寶眨巴著雙眼看向梁飛,指了指地下室內的常叔。

  “主人,那個人怎么辦?讓他自生自滅嗎?”

  梁飛看了看地下室,只見常叔還在哭著,一邊哭著一邊求饒。

  “這老家伙一直用狗血來養生,我們若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,他以后還是不會收斂。”

  梁飛看了看時間,常叔已經在地下室呆了十幾分鐘了,相信這十幾分鐘對他而言,是最煎熬,最恐怖的。

  在這時,梁飛拿出手臂報警,讓警察來救他。

  其實他是可以救的,不過,他不想,也不愿意。

  他想讓警察看看,一位八十三歲的老人,為了養生,殘忍殺害幾十條狗,而且每一條都是他偷的。

  這種行為太過惡劣,梁飛管不了他,自然會有人來管。

  梁飛報完警后直接離開。

  梁飛隨后先將小南瓜送入仙境,經過這次的考驗,小南瓜也意識到自已的錯誤。

  它以后再也不想在人間玩了,想想就好怕。

  在它看來,還是仙境比較安全一些。

  它來到仙境后,看到狗兒,它們兩小只抱在一起,共訴相思之苦。

  小南瓜終于找到了,事情也算解了。

  梁飛玄著的心終于落下。

  梁飛給小南瓜配了可以養身體的藥,在人間呆了幾天,這幾天時間來,它不吃不喝,每天還要承受各種煎熬,實在是挺不住了。

  小南瓜回到仙境后,心情總是久久無法平靜,每天晚上還會做各種噩夢。

  梁飛知道,這次小南瓜在人間受了不少苦,若是想要康復,還要慢慢的休養幾日。

  狗兒最近幾天什么事也不做,每天陪在小南瓜身邊,寸步不離。

  梁飛曾答應過仙境,要帶著玉石前來,將其放入元氣爐內。

  最近幾天,他為了找小南瓜可以說是煞費苦心。

  好在小南瓜很快出現,而且是平安出現。

  這一日,他修煉完畢后,將手機關閉,直接去了太平鎮的白玉哲。

  昨天找到小南瓜后,他第一時間給鳳飄飄打去電話。

  當鳳飄飄知道是常叔拐走了狗后,驚訝的不要不要的。

 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,那樣受尊重的一位老人,可以做出這種事來。

  梁飛來到白玉哲,有專門的人接待梁飛。

  不巧的是,老板娘鳳飄飄不在,好像是她老家來了一個親戚,她要去接一下。

  梁飛直接去了頂樓去賭石。

  幾天沒來,鳳飄飄又進來了很多石頭。

  梁飛放眼看去,這些石頭要比前幾日的好了很多。

  不管是成色還是潤哲度都比之前好了許多。

  梁飛看到幾個滿石玉。

  不過,他現在的要求有些高了。

  不僅要找滿石玉,還要找出最為精華的玉石,這樣才有助他修煉。

  梁飛不慌也不急,他有的是時間。

  他為了今日賭石,已經推掉了所有工作。

  而且手機也關機了,為的就是能好好享受這樣一個賭石過程。

  梁飛看了一眼一旁的工作人員。

  工作人員很是機靈,也很懂行。

  他立刻給梁飛端來一杯熱茶。

  他小聲對梁飛開口道:“梁總,我們老板娘走之前可是交待過的,一定要好好招待您.”

  工作人員一開口,梁飛自然能明白他話中的意思.

  梁飛的名字已經上了賭石界的黑名單,也只有像白玉哲這樣的大地方會比較大氣一點。

  鳳飄飄如此交待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她是害怕梁飛會賭太多的石頭。

  梁飛會心一笑,看向眾人。

  不出意外的是,今日大家都在聊常叔。

  畢竟常叔是這里的常客,如今的常叔卻被警察強行帶走,自然成了此地最為轟動的話題。

  “你們聽說了嗎?常叔其實是個心理變態。”

  “是不是變態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今年八十三歲了,我的天吶,他居然有八十三歲了,真心是嚇死人了。”

  “我的天吶,你沒有說錯吧,他居然八十三歲了,我之前可是見過他的,他好像最多六十多歲。”

  后來,一位胖胖的男人神秘的說道:“你們當然不會知道,常叔他自已是有保養秘方了。”

  :。:
时时彩投资方案